金诚手机版下载>金诚手机版下载>联合早报首页 - 专访哈佛幼儿园园长:孩子在幼儿园最该学什么?老师作用是什么?

联合早报首页 - 专访哈佛幼儿园园长:孩子在幼儿园最该学什么?老师作用是什么?

2020-01-06 20:58:56

联合早报首页 - 专访哈佛幼儿园园长:孩子在幼儿园最该学什么?老师作用是什么?

联合早报首页,熟悉常爸的都知道,在我攻读哈佛硕士的一年中,小小常就在哈佛附属幼儿园里上学。

这一年对我们父子俩意义非凡,我拿到了哈佛的硕士学位,小小常也进步不少,交到了朋友,把英语练得更熟了,还做了人生中第一本书。

在去哈佛留学之前,我就承诺要分享美国幼儿园的教育理念和真实生活。自从把小小常送进幼儿园后,我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和园长来一次深度访谈。无奈,因为时间问题,这个访谈被一推再推,一直到常爸毕业,我们才敲定了时间。

因为要去美国谈一套覆盖幼儿园到小学英语课本的版权,已经回国的我再次踏上回美的征程,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再次和园长见了面。

见面第一句,园长就对我说:“这大概是你参加的最远的家长会了吧?”

(常爸和园长)

(常爸和小小常当时的新加坡籍主课老师)

小小常念的这所幼儿园全称为radcliff child care center,位于哈佛广场附近,是哈佛大学六个附属幼儿园之一,这是一家典型的瑞吉欧幼儿园。关于“瑞吉欧”,可能有父母听说过,或者娃就在这样的幼儿园里。但应该还有不少父母不是很了解,常爸就先简单给大家解释一下。

瑞吉欧,全称为“瑞吉欧·艾米里亚教育体系(reggio emilia)”,这种教育思想体系最大的特色是:相信孩子是具有判断力的活跃个体,教育的第一步是走进孩子的心灵。

知道瑞吉欧的人一定也知道马拉古齐(loris malaguzzi)的这首诗《其实有一百》:

孩子是由一百组成的。

孩子有一百种语言,

一百只手,

一百个念头,

一百种思考问题的方式,

还有一百种聆听的方式,

惊讶和爱慕的方式。

一百种欢乐,

去歌唱、去理解,

一百个世界,

去探索,去发现,

一百个世界,去发明,

一百个世界,去梦想。

孩子有一百种语言,

一百、一百、再一百,

但被偷走了九十九。

学校和文明,

将孩子的身心分离。

他们告诉孩子,

不需用手操作,无须用脑行事,

只要听,不必说,

理解世界不必伴随快乐。

爱和惊喜,只在复活节和圣诞节才有。

他们要求孩子,

去发现已经存在的世界。

在孩子一百个世界中,

他们偷去了九十九。

他们告诉孩子:

工作与游戏、现实与幻想、

科学与想象、天空与大地、

理智与梦想,都是

水火不相容的。

总之,他们告诉孩子:

一百并不存在。

但是孩子却说:

不,其实真的有一百!

(洛利斯•马拉古齐)

与国内家长动不动就说“你太小,你不行”不同,瑞吉欧教育理念认为孩子“无所不能”。

所以,这所幼儿园非常鼓励孩子探索、创作,孩子们除了做书、画画外,还有不少大型创作,比如“创造一个城市”。

让不到5岁的娃规划城市,是不是很疯狂?

别着急,看完这些小朋友的想法,听完园长的讲述后,你会由衷地认为,每个孩子真的都不简单!

园长的讲述

从年初开始我们幼儿园开展了一个“城市项目”,为期一年,让孩子设计自己心目中的城市。

这个项目的提出还跟小小常有关系。当时小小常所在的班级里,有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他们一开始经常会谈论哪里是家。老师们发现,他们往往会用到一个词“城市”,而且从孩子角度看城市真的还挺有趣的。

但他们真的知道城市是什么吗?

“城市就是有很多高高的建筑物的地方。”

“是一个你可以居住的地方,有游乐场,有树。”

“城市里有很多房子,有公园、学校、买东西的地方。”

“可以带我的狗去外面玩儿,可以去餐厅吃饭。”

孩子们对城市的描述,都是从自己的亲身体验出发的,也许单个看是片面的,但老师带领他们拼凑起来,再加上一步步的启蒙,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城市形象。

他们还分小组,建成了自己的城市模型,从功能、构造到布局都让人意外。

(孩子做的城市模型)

每个孩子都是由一百组成的

常爸:说实话,建立城市系统模型对成年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这对孩子来说,不会太过复杂了吗?

园长:

幼儿教育中,有时候人们希望把事情简单化,因为他们认为幼儿是弱小的,我们必须把事情简单化,孩子才能感受和理解。人们还认为学习的唯一方法就是重复。

但以我们对儿童的了解,以及瑞吉欧哲学阐述的观念:儿童真的喜欢复杂。作为人类,我认为我们都喜欢复杂性,我们喜欢解决问题。

就像这次的“城市项目”,如果孩子们对这城市、对如何了解一座城市感到好奇,那么他们就会去观察、找答案。

我们会带孩子们不定期去查尔斯河,他们注意到:为什么同一条河,有时候是这种颜色,有时候是那种颜色。他们甚至会探索光与颜色之间的关系以及我如何形象地表示蓝色和绿色的阴影,这很复杂。他们也会对老师的提问积极思考。

孩子们把彼此作为资源来激励对方思考这些事情。

这里我要提及一点:我们不是要让孩子成为依赖的学习者,而是要做相互依赖的学习者。而且孩子们更愿意以这种方式冒险。

常爸:我看到有的孩子画画、有的孩子折纸,他们都在用不同形式创造城市形象,这让我想起洛里斯·马拉古齐先生的那首诗《其实有一百》。

园长:

洛里斯·马拉古齐绅士,是瑞吉欧哲学的创立者。他提出的“儿童的百种语言”这个概念,几乎已经成了瑞吉欧哲学的代名词,也是哲学的核心。

这一百种语言包括手势、面部表情、口头表达等等,也包括雕塑、绘画和素描,还有拼贴画和马赛克,所有这些都是语言。光影也是孩子们的语言。这就是孩子发明、发现、沟通、表达、联系的方式。

洛里斯始终希望,我们不要限制而是增加孩子的可能性。所以艺术类的材料会作为学习工具融入孩子们的学习经历中。这不是艺术学校,但我们知道,如果一个孩子正在画画,其实他是在进行再创作,他需要思考如何形象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洛里斯认为给孩子们设立工作坊非常重要,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原因是,这样我们有可能为孩子们提供更多思考的方式,提供更复杂的想法以及让他们真正了解不同观点的价值。

常爸:我知道radcliff这所学校的教育理念建立在瑞吉欧哲学之上,您能给我们讲讲瑞吉欧是什么,瑞吉欧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园长:

瑞吉欧·艾米利亚是意大利北部的一个城市,这一教育理念始于二战后。当时有一场辩论是“先新建一个市政剧院还是先为孩子们建学校开始”,最后所有人都决定,他们需要从新建学校开始。

民众真正的愿望是阻止类似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事情再次发生。他们认为,想要达到这样的目的,需要从我们的孩子开始,需要从教育哲学开始。

在我看来,瑞吉欧哲学的独特之处和重要之处在于,它认为学校应该面向所有的孩子并非基于他们都是一样的,而是他们都持有不同的信念。这是一种教育哲学,真正致力于了解孩子,相信他们的能力和潜力,相信孩子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就有能力交流。

爱解决问题,是人的天性

常爸:这次完成“城市项目”的过程中有什么惊喜可以跟我们分享下吗?

园长:

当然了,光是孩子们的各种小发明,就足以让人惊讶孩子的世界有多丰富。

他们可以想到为不同人群设置不同的交通信号灯:“这是一个停车标志,一个自行车交通灯,一个行人交通灯。”

他们的每一个发明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辆汽车,可以带人们去比出国更近的地方。”

他们深知每个东西的作用:“这个是飞机跑道。他们很重要,因为有了跑道飞机可以起飞离开,也可以回到地面上。”

他们还会考虑到安全等各种问题:“我们需要一辆消防车,这样我们就能够扑灭火了。”

所以,孩子只是天真,但不是幼稚;是单纯,但不是简单。

学生西奥多的父亲一直致力于研究印度的水资源,这对西奥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引发了孩子们的思考:“为什么干净的水对城市很重要?”

我真的没有想过水对一个城市有多重要。

对孩子们来说,这是一个多么棒的停下来思考的机会。对我们老师来说,也得了更多学习的机会。

常爸:城市是什么,城市需要什么?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开放的问题,孩子他们可以提出成千上万的定义,成千上万的可能性。所以孩子们可以从这样的项目中收获非常多,他们的学习潜力也是无限的。

园长:

是的,而且当孩子们觉得只有一种正确解决方案的方法,那么老师或专家会直接把孩子们从偏离中带回来。

好的教师,是终身学习者

常爸“城:市项目”是从孩子们的谈话中发现的,像这样的项目都是即兴发挥的吗?

园长:

我不认为我们的老师做的是即兴创作,我认为他们执行的是一种哲学理念。

瑞吉欧哲学要求教师成为终身学习者,被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激励,并有很强的创造力。

老师们会很有想法,会花很多时间做计划,他们总是在思考:如何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与孩子们建立联系?他们能做些什么来支持孩子们的发展,让孩子们与相关的事物建立联系?

所以,“城市项目”的诞生可以说是老师终身学习的结果。

常爸:老师是从什么角度出发,提出这样的项目呢?

园长:

研究瑞吉欧哲学有三个首要问题,也是每个老师都要问自己的:

什么是孩子?

孩子如何认识和学习?

成年人的角色是什么?

要回答好这三个问题,一个核心是认识到老师既是教师又是学习者,更是研究者,并知道作为教育者的重要作用是——观察、记录、解释和反思。

从实操上来说,就是要从了解孩子开始。老师日常在心里最常问自己的就是:

“我如何了解这些孩子呢?”

“我需要倾听和观察孩子们吗?”

“我如何让孩子充满热情地学习?”

正是在这三个问题和不断的思考中,提出了“城市项目”。

常爸:这对老师的要求真的很高,那么你们在面试老师时会特别看重什么?

园长:

我会特别看重三点:

❶ 对孩子的强烈印象。我经常会问他们一个问题:“如果选五个词来描述一个孩子,你会想到什么词?”合格的教师会相信,一个孩子在人性和关怀方面是富有和充实的,他们是公民,是自己学习的主角,同时也是社会的一份子。

❷ 热爱学习,是终身学习者,对未知保持开放的心态。因为只有把自己看做学习者,才会对别人的想法更包容,会想向别人学习。

❸ 我们想要一个批判性的思考者。我们希望他们能理解艺术和文化的重要性,因为它关系到生活和学习。

同理心,是6岁以下孩子最需要学习的东西

常爸:孩子在六岁上学之前,您认为最应该学习的是什么?

园长:

我认为这个年龄的孩子需要学习的东西,与他们对学习的态度和性格有关。我也认可批判性思维,我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但我想强调的另一件事是同理心。

同理心的一个重要部分是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这是孩子的天性。小孩子经常会很自然地这样做,甚至以他们想象的方式将蚂蚁或树拟人化,会想象如果自己是棵树,在晚上或暴风雨中,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不仅仅想要被爱,还想要给予爱。孩子们的韧性和信任让我感到惊讶。我和有特殊需要的儿童以及发育正常的陌生儿童一起相处过,他们在很短时间里就给予了我信任。

一个细心的早期儿童教育工作者会以一种让孩子们思考的方式来重视这一点。

常爸:您的意思是,同理心是儿童自然而然就会具备的,而不是我们教会他们的。他们天生就具备这种品质,我们只需要创造一个环境让这种品质得以发展。

园长:

对,孩子们本身就有这样的思考角度和方式,大人要帮他们建立某种联系。

比如“城市项目”,就是一个可以让孩子参与进来的项目。不管他们讨论水源还是树木,终究是和人、和他者相联系。我们在哈佛广场走过时,孩子们看到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会问为什么有人没有家,晚上那么冷怎么办?类似的问题不容易回答,有时没有答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孩子们不会对广场上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视而不见。

这并不是说我们期待孩子们去解决成人的问题,而是让孩子能够想到他人。就比如有孩子设计公交车的时候,就会想到特殊座位。

“红色的是特殊座位,粉色的是一般座位。特殊座位,是为那些有特殊需求的人,比如有人腿断了。”

还有的小朋友想到了救护车。“这是一辆救护车,当医生没有办法帮助病人时,救护车可以带他们去医院。”

他们也会理解,很多东西是为了方便人们而建。

“建造公交车站点,是为了让人们知道去哪儿等车或在哪儿下车,这样他们就不会错过公交。”

成绩,是成长中最简单的事情

常爸:但这些能力很难展现出来。反倒是背一首诗、学加减法、拿证书这些事的效果显而易见。就像很多中国家长,非常关心孩子在幼儿园学到了什么知识,天天回家问孩子:今天在幼儿园学了什么,有没有学新儿歌,有没有学新的汉字?对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园长:

记得有一次我参加一个专业会议,会上我们讨论了如何真正评估孩子的成长、学习。有一个演讲者的一句话让我至今印象深刻,他说:

“所谓对孩子的评估,就是和孩子一道‘坐下来’。‘坐下来’是字面意思,深层含义是要了解孩子的成长和发展,需要真正地了解孩子。”

培养处理具体问题的技术和能力是教育和学习的一个目的,但是这种对教育的定义未免太过狭窄。而且如果我们只专注这一个方面,我们就会对学习产生一种极端的态度和倾向,我认为这对孩子是有害的。我们幼儿园的学习很大程度上是以建立联系为导向的。

比如同样是提高孩子们的认读能力,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要让孩子有机会看到书和文字。在我们的教室里或者其他地方,会摆放摇椅或者其他孩子可以坐的东西,我希望他们在任何角落都有人给他们读书,和他们谈论书,我希望他们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书,跟书建立联系。

此外,我们真的需要这个成绩、那个量表才能知道孩子成长了吗?只要你和孩子多交流,他思想上的成熟与进步,你自己就能体会出来,根本不需要那些外显的东西才能确定孩子的成长。

常爸:这么说来,其实只看成绩估计是教育中最简单的事情了。像同理心这些能力,虽然不容易被衡量,但却很重要。所以我想,教育者有责任去教育父母。我觉得有时候父母才是最需要教育的。

园长:

对,学习是一种社会性很强的东西,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人际关系基础之上的——孩子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的老师之间的关系。而父母也是孩子教育、成长和发展的重要参与者。所以作为教育者,我们觉得有义务帮助他们拓宽对知识和教育的定义。

常爸说

和园长交流完,常爸真是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赶脚,尤其是对那句“儿童天生喜欢复杂性”印象颇深。

作为父母,我们也应该把孩子的成长放在大环境中,视他们为社会的一份子、有独立意识的人,看到他们生活的复杂性,看到他们生命的厚度。

每个孩子都有一百种语言,每个孩子都不简单。

每个项目完成后老师都会做一段视频发给家长,这是属于孩子们的最珍贵的成长记录,希望小小常永远记得他在radcliff度过的一年欢乐时光,也希望每个小朋友的童年都一样被温柔、用心地对待。

为您推荐